创新联盟

李春田:共享经济的价值、泡沫和未来

来源: 执行官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17-07-17 11:02

小编提醒:“慕思寝具”《CEO说》系中国营销创新联盟、孤独者粘盟社群、《执行官》杂志2017年推出的主题“中国智造之星100”项目的系列访谈栏目。旨在邀请中国智造代表企业领导人分享其创新实践、思考和成果。围绕在技术、设计、营销、模式等创新维度,以自媒体+社群联动+平台媒体的方式对优秀的创新企业和企业创新进行集中展示和推广,以促进社群互动和商业共建。以下是“慕思寝具”《CEO说》第一期社群直播互动分享的文章。



共享经济(有时称“分享经济”)正在中国变得炙手可热。2013年至今,中国共享经济快速发展,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一方面,在资本之手的助推下,继共享租车后,共享单车正变成现象级的产品,这把火将整个共享经济行业燃爆,享图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汽车、共享公寓住房……共享行业的投资正演变成热潮,甚至连马云、马化腾都来插一脚。

另一方面,国家政策暖风劲吹。令人惊异的是,不像共享租车当年所遇到的遭遇,共享单车尽管存在诸多问题,但在各地更是一路绿灯。在2015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就已经提到共享经济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

创业两年来,基于共享理论,Xbed打造中国首个全互联网运营的分散式酒店产品和模式独树一帜,它不但颠覆性地改变了酒店产品的线下外观,更获得了资本界的竞相追逐,获得8000万投资,2016年更引起硅谷预言家、《失控》著者凯文·凯利的关注。许多专家指出,这将又是一家共享经济酒店的独角兽企业。



以下是从事连锁经营18年,曾被誉为酒店业“战神”的Xbed创始人李春田的社群直播采访的内容(根据录音整理,有删节和编辑整理)。

共享经济的两大原动力

《执行官》:如何看待共享经济这一经济模式的繁荣兴起?

李春田: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最后的愿望是迈向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彼时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个种子,那个社会是多么的美好。

任何社会的进步需要有一个原动力。中央电视台有部专题片《公司的力量》。里面指出,社会的进步不仅仅需要领袖人物、政府的推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公司。不论是在共享还是其他的领域,真正意义上推动这个价值向前发展的力量,还是公司。

在历史的进程中,什么样的企业家才能称之为创新者?众说纷纭。企业家不像是科学家那样能够在实验室里发现新的物种,或是发现新的规律。实际上企业家是一个经营者,他们的创新更多的是在这些新物种、新规律为他们谋取大众化的应用。这是企业家创新的核心。

共享经济的起源应该是从使用权的确立开始,使用权跟拥有权是两回事儿。例如租赁,它实际上就是一个获取使用权,但不必获取拥有权的这个过程。但它仅仅是个初级阶段。

在我看来,共享经济实际上是有三个层级的:第一个层级是运营标的物的变化,第二个是分享,也就是通道的共享,第三层级是软的服务。这三个层级是一个递进的关系。现在看来,共享经济现在如此的热门,实际上就是第三层级正在爆发。



《执行官》:是什么样的原因令你创立了Xbed?它有什么创新之处?

李春田:企业发展的原动力无外乎两点:第一是效率驱动,第二是成本驱动。商业模式的逐步递进和迭代也是以效率的提高和成本降低为基础。共享经济正是驾驶着这两个轮胎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一步一步的向前推动的。

Xbed的诞生首先是成本的驱动所带来的商业模式变化。一开始酒店的形式是大而全的。星级酒店背着厚重的包袱,酒店拥有所有的配套,服务客户的各种需求。后来发现很多酒店并不赚钱——只有客房这个刚需赚钱,那些配套如餐饮、会议室、商务中心、康乐设施等都不太赚钱,所以酒店行业就发生了第一次革命,出现了经济型酒店。经济型酒店只做睡眠这部分,它不再去评星了。放弃不赚钱的配套使得它独立的成为一个睡眠必需品。它的成本有效降低,利润开始提高。这是十年前酒店行业的第一次变革,是垂直切割所带来的。

十年来,这次革命造就了许多大型的经济连锁酒店集团。可是现在,这些酒店集团又开始不赚钱了,就需要进行第二次垂直切割,即进一步地降低成本。方向指向那些看来关键的但似乎“无用”的领域:走廊、前台、电梯等等公共空间。这些成本仍然是几倍于客房的造价,却是能够进一步进行共享的。这就是Xbed诞生的一个基本思维方式。

在Xbed,酒店是从无数分散的住宅、公寓共享而来,走廊、大堂、电梯甚至安保体系都是共享的,住宿产品仅仅是一个个孤零零的客房。只要把有限的成本投入客房本身,它的产能就会大幅增长,投入产出比一下子提高了几倍。因此,这是一种革命更为彻底的产品。

刚才我讲共享有三个层次:第一讲的是物理性的运营对象,用我们的政治经济学的讲法是生产资料;第二讲的是负责生产的劳动者。客房是个复合型产品,硬性的客房加软性的人的服务和配套。而Xbed在人和服务配套这两个关键性的要素都实现了共享,就构成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双共享体系。

双共享体系形成的客房以很少的投入带来很高的客户体验。只需投入两三万元,可以体验到四五星级酒店的产品。这样一来,低成本高体验的超体验效果得以形成。这就是我们目前正运行的Xbed版本。因此Xbed被硅谷预言家凯文·凯利所赞赏。他认为这就是未来共享的某种实现。所以当他再来国内考察看了Xbed模式之后,发现他的新书《必然》里边的12个词,实际上被Xbed已经实现了将近十个。由于彻底共享的理念,Xbed酒店的运作方式和产品外观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共享的第二个解决问题的方向是解决了效率问题。这个效率是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情。当你购买比租赁更加方便的时候,那么无疑大家会选择购买;如果一时买不到或者买起来很麻烦,就意味着去分享也许是恰当的。

共享经济的繁荣与泡沫,这仅仅只是开始

《执行官》:7月3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八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大力发展分享经济,有利于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经济发展质量,有利于激发创新创业活力和拓展扩大就业空间,对于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和改造提升传统动能。你对此怎么看?

李春田:意义重大。它一方面有利于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另一方面也能够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只有在效率提高、同时成本并不增加甚至有可能降低的情形下,商业才有可持续的动力。所以,无论从激发创新创业的活力还是从拓展更大的就业空间来说,共享经济对于现实的中国乃至一些人力成本更高的其他国家来说,都是意义非凡的。

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就业率或者失业率已经慢慢的不再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词——就业时间的长与短。无论是对就业还是资源的再分配,它所带来的的革命都是剧烈的。政府的深度参与对于共享经济在世界的领先乃至带来更大的社会效应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执行官》:你觉得共享经济与分享经济有区别吗?摩拜是共享经济还是分享经济?

李春田:两者应该有时候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如果硬要作一个区分,那么,共享实际上是一个共建之后的产物,共享的前提有共建的意思在里边,就是众筹、众包、众建、众销。不论是打造产品还是分享成果,整个过程是公众参与的。所以共享经济的涵盖面应该更大一些,而分享经济是单向的,是物权者对于它的使用权进行单向的分离和分配。例如摩拜单车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分享经济产品。但是我们想把它变成共享的话,那模式可能就不同了,也许这个自行车的来源是你的、我的,我不用的时候放到平台上去。这样共享的味道就多了。

目前,共享经济还仅仅是一个开始。虽然看起来很热门,但是其实现在看到的共享经济仅仅是一个门拉手,它真正意义的爆发还在后面。有国外机构预测,未来30年共享经济才能走出一个它应有的面貌出来。



《执行官》:结合共享单车、雨伞、图书,谈谈共享经济酒店何时火起来?

李春田:共享酒店其实已经风口到来的过程之中。

住宿行业里边有一个经典的案例——民宿。前段时间就非常火热。大家都去做,之后问题就来了。民宿本来就是一个共享经济的产物。简而言之就是不管你来不来住,我的家都在这儿,这间房都在这儿,是一个闲置的资源,是一个廉价的成本。这时商业模式的支撑点是对剩余资源的再利用,这是民宿本身的一个基本支撑点。它是一个很标准的共享经济,但是反过来有很多人觉得民宿很好,用租来的房子和融来的钱、雇来的人去经营。这就意味着民宿的成本完全变化了。这个共享经济开始走形,进入了专属投资行为,于是投资回报的要求、运作成本的分布以及其他的挑战就跟着来了。因此,现在民宿的退潮是共享经济在执行层面走了形导致的。

Xbed会坚持不懈的走共建共享路线,真正意义地把住宿产品和酒店产品的门槛降到最低。Xbed的核心竞争力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叫做共建共享。我们会坚定不移的把这四个字打造成我们的核心竞争力。目前,我们连自己的自营房都逐步带着利润还给房东本人,让他们变成变成酒店的建设者、享受者。这就是坚持原来的初心不变。



《执行官》:目前,有人说共享经济出现了泡沫现象,你觉得是一种必然,还是前进中遇到了曲折?其解决之道是什么?

李春田:目前有些企业出现了问题,或因迅猛增长出现问题,我觉得这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出现的诱因有两个:一个是落地的姿势有待于提高——这跟企业经营行为和管理风格甚至团队的执行能力有着一定的关系;一个是市场的成熟程度。

分享单车经常被损坏或者是有人为的故意损坏,我不认为这是泡沫的象证。这就是一个市场成熟的过程。在共享的体系逐步成熟、人类文明逐步地变化之后,共享经济自然会形成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越来越少地受到伤害。

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文明越来越成熟,人们的价值观逐步开始适应这样的一个共享式的社会,那么共享经济和共享经济体,他们出现的类似挫折将会越来越少,同时我们所看到的某些所谓的泡沫也会越来越少。

共享经济是一个温和的社会革命

《执行官》:Xbed 创业两年来,取得了哪些成果?

李春田:Xbed创业两年来感受最大的是,市场的认可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很多,同时市场期待共享的资源比我们想象的要丰富很多。



Xbed的目前签到的房源大部分都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数量远超我们预期。纵观中国这个期待共享的房源量大的惊人。如果以国家电网的数字来看,我国有6300万套房屋的电表是零。同时实际上中国人以后是不缺房子的,已经住人的这部分房屋在未来的共享需求可能更大。

同时,中国的人力资源越来越贵了,分享就会变得越来越迫切,带来的分享方法就会丰富,五彩缤纷。所以人力共享这个市场也是未来共享经济里边的一个重要的部分。

如前所述,Xbed有效实现了双共享,成本大大降低,自创立以后得到社会上方方面面的积极响应,令我们坚定了这个商业模式和创业方向。诚然,在打造产品和磨合流程的过程中,企业有很多需要做足功夫的事情,但Xbed的出现依然一石激起千层浪,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和各种资源的配合。



观察评论员王嘉萌:在共享经济大潮里,您认为还有哪些亟待开发,潜力无限的领域可以进入?

李春田:这个问题充满了预测性,也很大,大家可以集思广益。以分享为出发点、对传统商业模式来说,各种各样的机会无穷,空间非常广阔。在未来3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相信层出不穷的共享商业会席卷整个社会。

最早的分享大部分存在于一些低技术含量、高标准的领域,依赖的是信息通达。未来,我们将会看到,一些更稀缺、应用的、频度更低的物种,也会陆续地加入到分享领域。比如,现在分享的是低廉劳动力,未来高级劳动力照样是可以分享的,而且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例如科学家的智力,例如高等级设计师产品……不管怎么样,共享大趋势一定会实现。社会主义的方向,甚至社会主义的高级形式共产主义蕴藏着人类的某种理想。它确实是源自于人类内心的某种愿望和追求。只不过社会的进步往往不一定是剧烈的革命。可以说,分享经济和分享式的商业模式是最温和的一种社会革命。各种社会革命都是以生产资料的拥有权为目标,能够温和地替代部分资源的重新分配以及劳动果实的重新分配。

社群实际上是脑汁共享的一个非常好的平台

观察评论员胡夏:请问李总,果汁可以分享,脑汁怎么分享?

李春田:脑汁的分享实际上跟果汁的分享原则是相符的。脑汁实际上我理解成智力。在科学研发领域技术人才多样化应用的这个领域甚至智慧的领域,实际上这个分享已经很丰富了。



我记得在差不多十年前就有一个网站叫做威客,你干不出来的活可以发布,到网上就有人接单了。近期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网站,名字叫知乎。目前知乎上面所解答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不仅仅是调侃,更多的是专业级的人在上面用自己的业余时间不用报酬的方式去解决各种各样的难题。所以知乎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知识含量的一个共享平台了,里边的科学技术和知识的价值已经高于任何一所历史悠久的高等院校了。这是脑汁共享的经典案例。

当然,我再补充一句,孤独者粘盟社群实际上是脑汁共享的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自从我加入这个粘盟之后,我也得到了很多很多孤友们的脑汁,为我们商业上面的行为丰富了思路,也得到了很多的帮助。

孤友乔庄主: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共享经济是以降低社会成本为基础,分享经济是与个体经济无关的社会行为?

李春田:是的,乔总的话题非常的重要。共享经济是以降低社会成本为基础,同时又是与个体成本无关的社会行为。但这仅仅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是效率。成本和效率的交集构成了可持续的分享经济行为。

就像机场借打火机这事,实际上人人都是买的起打火机的,成本的压力并不大,但是当你去购买一个打火机所使用的时间或者是使用它的效率更低的时候,那么分享也许是优先的选择。所以成本仅仅是一个方面,效率是另一种驱动,这两者都是分享经济的原动力。

创新联盟秘书处欧韵:李总,对于中国制造的转型升级,或中国智造,你的核心观点是什么?

李春田: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智造,前面只是工业制品的“制”,第二个是智慧的“智”。我认为中国的智力分享所带来的工业化进步是中国智造的核心内容。由于互联网的存在,沟通的效率大幅提高,人们的智慧可以从平面进行分享,这样会促进工业的发展、商业的发展、甚至人文也会大幅的提高。

所以,中国智造的“智”代表着一个集智慧的大成。中国智造一定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向。



群友:作为CEO,你最关心的三件事是什么?

李春田:我最关心的三件事,也很简单。第一就是刚性的生产资料如何能够通过共享的方式降低使用成本。第二件事是如何打造合理的平台与流程,使得共享的便利程度和效率的提高是否能够得以实现。第三件事就是运营的软性服务和人的智慧能否得以更高效率地实现。

企业的CEO最主要的职能是企业资源如何分配,也就是说战略和战略配衬工作是CEO责无旁贷的。所以CEO更多所要行使的职能和使命就是让资源更为合理。企业内部的资源共享也是CEO所追求的。

作为社群的成员,Xbed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是我们社群的产物,也是我们社群共建的,包括智慧,包括资源。因此它的受益者也首先是我们的社群成员。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支持并且呵护Xbed。它是我们孤独者粘盟最重要的一个产品,或者是率先推出来的一个产品。我们是孤独者联盟的产物之一,而且是刚刚开始。未来我相信孤友们会有更多好的产品推出来,同时最先受益的仍然是我们的社群成员。

孤独者粘盟秘书长温漫谊:什么时候是最孤独的时刻?你会想什么?做什么?

李春田:这个问题好棒!它说出了我们大家心声。我们其实最孤独的,并不是故作孤独的时候,并不是身边没有人,也并不是自己的观点别人无法理解。其实最孤独的时候是不能够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

创业者,或是孤独群里边的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一定思想和一定行动。能够有人分享你的艰辛或者分享你的成果,或者你取得成绩的时候是不是有更多的人能够受益?最孤独的时候莫过于此了。我本来就是世界的成员,那么世界是不是我的观众?这个是孤独与否的判断点。

链接:政策暖风劲吹,3万亿共享经济蛋糕浮出水面

2016年3月,分享经济首次写入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7月,《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发布,强调要“发展分享经济,建立网络化协同创新体系”。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达39450亿元人民币,增长率为76.4%。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未来几年,中国共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交易规模将占GDP比重10%以上。

2017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再次在业界投下一枚重磅炸弹,该文件明确了“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政策监管基调,是中央大力发展共享经济的再次明确表态,其中更有一条,“政府应将一些分享经济业态的成熟产品与服务纳入政府采购目录,加大购买力度”。

Xbed(搜床科技)是这一政策的明显受益者。这家自诞生之日起就备受业界和投资界关注的共享酒店企业创始人李春田经常被人问到的问题是,旗下分散在各个小区的共享住宿如何通过公安、工商、消防的监管。但这一政策明确指出,民宿短租不是酒店,监管条款会区别对待。清理规范制约分享经济发展的行政许可、商事登记等事项。同时还要求加强释法、修法工作,及时调整不适应分享经济发展和管理的法律法规与政策规定。

相关阅读

李春田:精致的理想主义者 | 孤独群侠传

李春田:不甘孤独的深度孤独者

共享酒店代表人物李春田: 日子不好过,抱团有什么用?

更多精彩分享

主题:《从营销派到技术派:中国智造崛起的多重思考》

分享嘉宾:曹虎  美国科特勒咨询集团中国区总裁

时间:719日晚21:30

地点:孤独者粘盟社群总群

主题:《新零售的共享经济思考:基于云平台的智慧店商新图景》

分享嘉宾:雷勇  社区商业CRM云平台考拉先生创始人兼CEO

时间:726日晚21:30

地点:孤独者粘盟社群总群

50位全国商业大咖将齐聚“慕思寝具”《CEO说》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