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联盟

陈宇回家:11年,一路从广州走回故乡

来源:   作者:执行官全媒体记者 向华   发表时间:2016-01-20 14:37


“很多人一直在说故乡回不去了,这其中有很多原因:环境太脏,邻里关系紧张、家里已经没有老人了……但我恰恰相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造就一个回得去的故乡。我在帮自己准备一个可以回得去的故乡。”



陈宇,茂德公集团董事长,先后创立了诸葛酿、茂德公、樟树湾等品牌,事业触及白酒、辣酱、酒店等领域。茂德公辣酱在南中国家喻户晓,而其位于广州番禺化龙镇的茂德公草堂更有“中国最奢华的茅草屋”之称。

从十多年前的将办公室移居茂德公草堂,在广州的边缘精心打造一个以爷爷名字命名的私人会所、精神原乡,再到11年前开始只忙着一件事——把自己的事业与帮助家乡农村发展联系起来。陈宇身上似乎有着强烈的泥土味道,这个孤独任性的企业家绝不满足于商业上的规模与利润,而将拥有一处田园、建设故乡小城、回到乡村去当作毕生的志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唯一使命是把雷州的土特产转化为商品

1998年,在银行内已升到中层的他一路顺利,但他却从近五年的经历中看到了20年后的自己。这位文科男第一次率性地辞职下海了。一次饭局触发了他进入酒行业的想法,他决定成为江口醇酒的华南区代理。

创业伊始是苦逼的,据陈宇回忆一个细节:“我们把公司的纸皮箱卖掉,大概卖了二三十块钱,买一只鸭回来用清水煮了,十来个人就这样蘸酱油吃,一边大口喝酒……那真是这辈子最好吃的鸭。”

他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给创业者一个词那就是坚持。对年轻人来说,坚持很关键,我们在开始选择的方向可能是对的,但是在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可能有人放弃,但有人坚持下来了,于是他就成功了。坚持就是“剩”利。只有坚持才能积累,只有坚持才能厚积薄发。”

卖了3个月“江口醇”后,由于蹿货原因,市场渐渐卖不动了,出货一天比一天少。无奈之下,陈宇就创造出自己的“诸葛酿”品牌。

开创新品牌,广告费投入成本高,酒要卖得贵,销量也就受到影响。创新品牌时,陈宇的公司资金非常紧张,但他想尽一切办法坚持。2003年,诸葛酿销售额过亿元,包揽了广东市场2003年度名酒消费市场六种奖项:首届广东市场名酒品牌、首届广东市场消费者最受欢迎的酒类品牌、首届广东市场优质酒品牌、最受广州市民欢迎的白酒品牌、最受广州市民欢迎的十大文化美酒和最佳包装奖。

诸葛酿的营销成功,为陈宇赚了第一桶金。刚刚三十出头就赚到大钱的陈宇梦想特质发作,开了间嘉仙鸡楼,将爷爷的头像注册为商标,同时在位于广州番禺的一处龙眼果园包下,并且将城里的办公室搬到乡下!

有了办公室就会有朋友来,就需要吃饭,于是这里有了餐厅;吃了饭喝了酒,还想继续呆下去,于是就有了以普洱茶为主题的精品酒店……茂德公草堂就此一步步在不断的梦想中脱颖而出:一壶酒,一只鸡,一间草堂,一处散发着强烈文化气息的高档休闲私人会所……如今你置身茂德公草堂,那里几乎充斥着他对乡村的想象。

2008年,茂德公开始推出以爷爷名字为品牌的香辣酱,其广告语“辣酱还是公的香”横空出世,在营销圈子里造成了轰动,尽管价格较普通竞争品较贵,但由于其坚持用家乡的原材料,坚持中高档路线和品牌差异化,迅速以其品质和独特的口味为用户所称道。


11年,向着故乡的方向

将爷爷的名字作为品牌名,陈宇想表达的是中国传统的“孝”;但同时也凝聚着他对故乡的热爱以及对品质的高度推崇。

这个对家乡和童年生活有着浓重情结与温暖记忆的雷州人,在其早期的经商过程中便流露出强烈的故土意识——其在早期诸葛酿的包装里加入轻巧又别致的农具模型小礼品——不少人为了集齐那套农具模型,心甘情愿地一次又一次打开酒塞。

2003年创业获得第一桶金后,陈宇回乡看到很多富余劳动力找工难,便说服四川江口醇酒业集团将诸葛酿的后期包装迁回家乡足荣村办厂做,这样就可以解决大部分乡亲的就业问题。2004年,34岁的陈宇在事业蒸蒸日上的岔口,便将目光聚焦在了家乡足荣村。当时的足荣村发展很缓慢,本地没有工厂,当地的人文环境也很难吸引投资者。足荣村的年轻人都背井离乡打工,留守在村里的大都是老人和儿童。乡村的凋敝刺痛了陈宇,他看到了问题解决的根源:如果他把工厂办到家门口,年轻人在村里也有工可做,那么足荣村自然就能恢复人气。

2004年,足荣村有了有史以来第一座工厂。陈宇开办的食品加工基地解决了足荣村200多人的就业问题。同时,陈宇又尝试在村里创办养殖场,并注册了茂德公商标,用爷爷的名字和头像作为企业符号。2007年前后,茂德公开始生产辣椒酱,并通过广告宣传变得家喻户晓。

回乡投资创业并不容易。陈宇的旅游项目越做越大,单单足荣村的文化广场就有1万多平方米。但有人说陈宇回来“耍威风”、“回村摆阔”。但陈宇对此不予理会。返乡后的陈宇,愈发感觉新农村建设的紧迫。

在陈宇的计划中,足荣村将是一个富有雷州传统文化韵味的旅游地,他对雷州的自然风光和传统文化有足够的自信。返乡后的陈宇,在2000人规模的足荣村,10年来投入了超过2000万。他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在改变一个村庄,不仅是物质层面,更是精神层面。

从几年前开始,足荣村先后被评为湛江市生态平衡村、湛江市特色文化村。

回乡开办企业后,陈宇开始把视野扩展到雷州。雷州有很多很好的东西,因没有走出去而未被外人所识,而外面的好东西,也传递不到雷州来。他开始思索如何用实业带动雷州与时俱进。

他把眼光落在了旅游产业上,旅游业能带动交通、商业、宾馆、餐饮、娱乐等相关行业的发展。从2006年开始,陈宇响应雷州市委、市政府的号召,回到家乡雷州投资,希冀通过旅游休闲产业带动雷州的发展,意在打造一条“雷文化休闲体验游”黄金旅游路线,将雷州的好东西发扬出去,将外面的好东西吸纳进来。这一设想包括历史悠久的雷祖祠、五星级樟树湾大酒店、体现传统雷文化的鼓街、海天一色的赤豆寮爱情岛、充满田园休闲情调的雕塑文化村——足荣村。

陈宇曾将自己在雷州做的事情总结为“六个一”:一个雷祖祠、一个茂德公生态农业体验休闲园、一个樟树湾大酒店、一个半岛首府高档住宅区、一座茂德公古城和一座爱情岛。最近,他将这个范围稍微缩小了一些:“最终变为我买的那五百多亩地,把我的酒店和房地产做好了,再造一个公园出来。我一定要先做一个样板出来让雷州人看到,我们是可以改造这个地方的。” 2015年,是他在回家乡雷州投资的第11周年,也是11年默默耕耘全面开花的一年。规划了多年的蓝图终成现实,恢宏的茂德公古城建成开放,这里还承办了第十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奖典礼。在他的老家足荣村,他帮助父亲达成心愿,用村里最古色古香的老建筑建了一所乡村书局——昌公书局。这是雷州半岛第一个拥有图书馆、青旅和手工作坊的乡村书局。在他的辣酱生产基地,开辟了一个园区,汇聚国内外知名雕塑家的作品,这或许是中国第一个建在乡村工业园里的雕塑园。


帮自己准备一个可以回得去的故乡

正如一位媒体人写道的:“陈宇是一个商人,并拥有扩建一个更庞大商业帝国的机会,但他在岔路口选择了回家。”近年来,“如何改变家乡的现状”以及“有益家乡的事多做一点”,一直是陈宇和茂德公集团长期思考的方向。

而由回家所引发的关于中国乡村的思考一直萦绕在陈宇的心头。2014年,他和几位好友任性地开始了“茂德公间隔年公益行”。他们花了整整7个月时间,走了31个省,探访了中国100个乡村。在路上,他看到许多空心化的乡村正在日益衰败;看到由于政府层面的缺位,许多古村落被拆,心痛无比,决心参与“中国乡村的重生”。

他希望自己是一个先行者:“如果以我的能力参与一两个村子的重生,它也许会成为标本,它也许会成为榜样,带动更多人关注这一主题。”

在安徽的燕窝山庄,因为建筑风格很好,他已经启动了实际收购,买下了27座房子;在山西的银角村,虽然村子大半已空掉,但因为村民很依恋这个村子,他正考虑以某种方式帮助它;在河南的南石山村,整个村是做唐三彩的,他也正在想一些对接方法,或是引入艺术家,或是输出产品。

陈宇说:我在为我的灵魂找一个归宿,所以我才能这么淡定。有媒体称他是“新乡绅”,他给自己的定位却是:一个主动回家的人。

“很多人一直在说故乡回不去了,这其中有很多原因:环境太脏,邻里关系紧张、家里已经没有老人了……但我认为恰恰相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造就一个回得去的故乡。我在帮自己准备一个可以回得去的归宿。”他把足荣村视为自己人生的最终归宿,“等我老了,我会回去,那里有我的爷爷,有我的父老,有我的事业。更关键是:我不希望我的儿女孙辈忘了这个老家,他们也应该回得去。他们回得去的理由,就是我在那里。”

现在,陈宇正在努力地建设自己的故乡,在他的理想中,“一个回得去的故乡”应该有三个jìng:一是“净”,干净;二是“静”,安静,邻里之间心平气和,有村规民约调节矛盾;三是“竞”,竞争,一个村子要有一直保持向上的竞争感悟。(根据《新周刊》438期文《陈宇,中国乡村重生梦》以及《湛江日报》201512月林小军文《陈宇:“有益于家乡的事情多做一点”》等多文改写)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